關閉
首頁 - 財經新聞 - 債市資訊 熱門關鍵詞:正規平臺排行榜 外匯平臺 外匯平臺排名 全球最好十大外匯平臺 房價走勢 今日匯率查詢 美元走勢 非農報告

“中國糖都”資產負債率107% 西王集團申請債務和解

2020-02-22 18:28:44 來源:亞匯網 作者:雪晴 打印 字號:  

  來源:小債看市

  疫情之下,“30億資產”神舟也扛不住了,狀告京東拖欠3億貨款

  近日,西王集團以不能清償到期債務,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,向法院提出和解申請并提交了和解協議草案。

  01、資不抵債

  2月21日,《小債看市》注意到西王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西王集團”)多了兩條破產重整記錄,信息顯示申請人和被申請人均為西王集團。

  鄒平市人民法院《民事裁定書》顯示,2月21日西王集團以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,向法院提出和解申請并提交了和解協議草案。

  截至2019年年末,西王集團資產合計155億元,負債合計166.9億元,所有者權益合計-11.5億元,資產負債率107%,這說明西王集團已經到了資不抵債的地步!

  自2019年10月開始,西王集團債務危機顯露,陸續出現公開市場債券違約。

  《小債看市》統計,西王集團目前存續債券9只,名下違約債券已達8只,涉及債券余額高達54.9億元。

  02、“互保”陷入危機

  西王集團始建于1986年,是一家村企一體的全國大型民營企業,主要從事玉米深加工、鋼鐵加工及運動營養和健康食品等業務,擁有三家上市子公司西王食品(4.510 -0.01 -0.22%)(000639.SZ)、西王置業(2088.HK)和西王特鋼(1266.HK),是國內最大的玉米胚芽油生產企業。

  從股權結構上來看,西王集團法人王勇,持有69.15%的股權,是公司控股股東和實控人。

  其實,自2019年下半年以來,西王集團資金鏈就持續緊張。

  2019年9月,在“16西王04”回售之時,西王集團曾嘗試“勸退”部分大額持有機構,希望部分機構撤回回售,暫時只償還小額持有人的回售部分。最終部分機構撤回回售申請,西王集團將后續應兌付資金在延遲一天后完成了兌付。

  然而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過十五”,2019年10月24日西王集團債券最終還是實質性違約了,其后多只債券觸發交叉違約,曾經號稱“堅決不違約”的王勇最終食言。

  到底西王集團是如何墜入債務黑洞的?這要從自身經營情況、高負債以及山東民企間盛行的“擔保圈”等方面分析。

  首先,近兩年來西王集團經營業績下滑明顯。

  西王集團納入合并報表范圍的子公司共56家,2018年和2019年前9個月,分別實現營業總收入356.30億元和266.65億元,實現歸母凈利潤2.14和0.45億元,同比下降30.28%和61.86%,下滑程度驚人。

  截至2019年9月末,西王集團資產總額499.76億元,總債務308.97億元,其中有息負債占比超50%,資產負債率為61.82%。

  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6年以來,西王集團總負債一直維持在300億以上,負債壓頂猶如在鋼絲上跳舞。

  《小債看市》分析發現,西王集團債務結構主要以非流動負債為主,其中長期借款83.02億元、應付債券66.59億元;在流動負債中短期借款34.55億元、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42.5億元、其他流動負債33.1億元。

  巨債壓頂之下,西王的現金流卻像干涸的河道一樣逐漸枯竭。

  截至2019年三季末,西王集團賬上貨幣資金僅剩10.38億元,較2018年末的31.79億元減少三分之二!另外,2019年9月末經營性現金流凈額也縮減到11.23億元,而2018年這一數據為73.62億元。

  另外,銀行授信余額也告急,截至2019年6月末未使用銀行授信為26.55億元,西王集團雖已成立財務公司,但還需依賴外部融資和非銀機構合作。

  但最終將西王集團拖入債務泥潭的,還是因為“互保圈”風險。

  眾所周知,山東民營企業之間喜歡抱團取暖“互相擔保”,西王集團曾經就踩雷“連保互保”,面臨較大代償風險。

  2017年3月,齊星集團70億債務危機爆發,西王集團作為其最大的擔保方,慘被牽連和拖累,一年后在承擔一定擔保責任后,才徹底擺脫擔保關系。

  齊星危機爆發后,大公國際因代償風險下調西王集團評級至AA,評級展望維持負面,同時西王集團直接及間接融資渠道受到不利影響,取消了多只債券的發行,導致貨幣資金大幅減少,債務保障能力下滑。

  2018年8月,大公國際又將西王集團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 AA+;當年6月,齊星合并重組計劃草案獲得債權人會議通過,西王集團擔保風險才算解除,但是西王集團的對外擔保風險還未消失殆盡。

  截至2019年7月,西王集團對外擔保余額為6.24億元,顯示已全部逾期,被擔保方為鄒平縣供電公司,該筆擔保原為和齊星集團以及泰山鋼鐵集團共同擔保。

  2019年,西王集團債務風險全面爆發,不僅債券相繼違約、股權被凍結、銀行存款被凍結、還兩次被列入“老賴”名單等等。

  2019年5月,因借款合同糾紛一案,原告向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申請,請求凍結西王集團等被告的銀行存款人民幣1.1億元或查封其同等價值的財產。其中,被告中還有西王集團實控人王勇的兒子王棣。

  公開信息顯示,西王集團實控人王勇的股權已經悉數被凍結,凍結金額高達6.2億元,凍結期限從2019年12月11日到2022年。

  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西王集團已經兩次被列入被執行人。

  2019年9月19日,西王集團被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,執行標的為8044萬;兩個月前,其剛被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,兩次執行標的總計超1.4億。

  西王集團雖然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,但除西王特鋼外,其他兩家股權幾乎悉數被質押,如股價進一步下跌被平倉風險較高。

  西王集團及一致行動人山東永華共計持有西王食品52.32%的股權,其中92.88%和99.99%的股權已被質押或凍結;西王集團持有西王特鋼62.81%的股權,全部未質押;西王集團持有西王置業73.83%的股權,全部處于質押狀態。

  因此,西王集團資金可騰挪的空間十分有限,如今再遇上疫情影響,西王集團憑借自身已經不能化解債務風險。

  2月13日,西王集團與中金股份簽署《合作協議》,內容涉及共同推進股權合作、投資引進及資本運營等方面。

  03、“中國糖都”

  山東的“北大門”濱州,土質肥沃、光照充足、氣候適宜,坐擁發展糧食產業的天然優勢,西王集團就誕生于此。

  西王集團前身為1986年成立的鄒平西王福利油棉廠,當時時任西王村主任的王勇,把自己經營價值20萬元的面粉廠捐獻給村集體,其他班子成員也把準備給子女蓋新房、結婚的錢拿出來建起了西王油棉廠,最終全村人七拼八湊了40萬元用于建廠。

  在油棉廠賺了第一桶金之后,西王集團又上了玉米淀粉項目。

  1992年,這家村辦企業已經有了兩千多萬的資產,但想要繼續發展玉米淀粉并不符合市場方向。

  1993年, 王勇花了53萬元,從無錫輕工學院買了玉米淀粉質造甘油的專利。但是買了以后,就遭遇原料價格上升、產品價格下跌,導致了大規模虧損。

  后來,王勇到北京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,談成了一筆500萬元的投資。

  而讓王勇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拯救企業的努力剛剛看到曙光的時候,村里七十多戶農民卻要求把這個錢分了,把集體企業也分了,危亡之際王勇力排眾議,把這個企業死活留住了。

  后來經過多次試錯,王勇看準了一個冷門行業——生產結晶葡萄糖。經過多年的艱辛奮斗,小小的西王村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“中國糖都”。

  立足主業之后,西王集團也開始走多元化發展道路。

  2003年,西王集團投資建設了西王特鋼,將玉米深加工和特鋼確立為西王集團的產業基礎。

  目前的西王集團不僅是“中國糖都”,還被中國食品工業協會冠名“中國玉米油城”稱號,其位列2018中國企業500強第358位、中國制造業500強第170位。

  同時,創始人王勇的財富也水漲船高,2018胡潤百富榜名單西王集團的王勇、王棣父子擁有135億元的財富,排名252。

  30幾年來,西王集團從一個40萬起家的村辦企業,成長為坐擁500億資產、三家上市公司的多元化集團巨頭,幾經生死一路走來很是不易,這次西王集團能否順利化解債務危機,能否像鳳凰經歷烈火煎熬和痛苦考驗后涅槃重生呢?

外匯開戶 模擬開戶 代理加盟 模擬大賽
分享到:

關鍵詞: 人民幣 債券


關注亞匯微信公眾平臺
金融行情,盡在【掌】握!
亞匯是多家國際金融機構的服務商,同時也為投資者提供各類金融信息,包括外匯、私募基金、港股、美股、指數、黃金、原油、投資移民、海外房產等,緊跟市場行情,篩選核心資訊,分析投資策略。


下載亞匯網APP

精品導航

防欺詐提示 X

1、任何承諾收益、代理財、代操盤、資產管理、以及需要您提供自己賬號密碼的行為,都存在一定的風險,請謹慎對待。

2、亞匯屬于商務服務公司,沒有分支機構,沒有理財業務,沒有代理業務,謹防以亞匯名義的詐騙。

腾讯证券开户